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思想建设

铁打的中国 流水的词汇

——记改革开放40周年随感
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26日 16:27 作者:杨家荣 来源:本站

  茫然。1994年的秋天,爸爸在给隔壁家修拖拉机,一群隔壁村的人,据说是大队的干部过来找到他,说是今年的农业税还没有交。“大家伙都互相认得,不要搞的太僵硬了,赶紧把税交了,我们也难做的很”,我瞥了一眼正在埋头修机车的爸爸,他的脸色有些尴尬,6岁多的我才知道原来地里种出来的粮食不都是自己的,还有一部分要交给国家。

  兴奋。1994年底,妈妈悄悄的把我和弟弟叫到老房子的卧室里。“每个人一张,压岁钱”,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。我和弟弟赶紧伸手过去把那张两毛的纸币抓住攥紧,第一次知道有钱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。

  羡慕。小学三年级的夏天,一群小伙伴正在操场追打,我一抬头看到一个同班同学走进校门,头上还带着一个装有小电风扇的帽子,哇!还有这种高科技的东西。“妈,我也想要一个带电风扇的帽子!”,“很贵的,家里没钱,以后再说吧”,失落是必然的。这种心情至今都没有完全释怀。每当回想起那个场景、那个年纪、那种心情,至今都感觉有种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  吃惊。时光流转,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我跟着爸爸去镇上第一次逛书店,才知道原来除了课本之外,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的教辅资料,才知道我上一个学期一直很想要的同桌的那本“发散思维”离我并不远。“爸,读小学的时候,我怎么没听说有这么多辅导书啊”,“有也没用,没钱买”,至今仍然记得这句话。

  迫切。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,每天回住处吃完饭,最想做的事情是去学校,去教室。因为,教室里装空调了,一台海尔的柜机。这是长那么大为数不多的同桌是男孩子,还迫切的想去教室的时候。多年之后回想起来,那段时间不是人生第一次,但是是感受最深的一次,原来科技可以带来美好的生活。

  强烈。大学殷始,一天下课吃饭的时候和寝室室友聊天聊到电脑,CPU、内存、硬盘、显卡、光驱,这些陌生的东西刺激大脑产生了强烈的求知欲,到底这些东西是什么呢?怎么区别好坏呢?那天晚上拉着室友问到半夜,才知道原来电脑有这么多门道,可以干这么多的事,而且还在我的能力承受范围之内,这种强烈的感觉一直到后来买了人生第一部笔记本才有机会释放。

  探索。2011年冬天,在渴望了一年之后,终于花钱买了一部智能手机-HTC G18。急切的打开应用市场,QQ、音乐、壁纸、视频,一通乱点,下载了很多软件,才发现原来信息的获取可以点点手指就行,才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我不懂的生活方式等着我去探索。

  原来如此。2016年8月,当我办理完房贷手续,猛然释怀,原来之前一直担心惧怕的房子并不是遥不可及,虽然地处偏远,但至少力所能及。似乎,生活给人的感觉变了,不在像小时候那种很想,但是充满无力感那样子了,而是一种事是可以办成、愿望是可以实现的感觉。

  得偿夙愿。2018年7月的一个晚上,“你现在急着买车做什么?”爱人的问话似乎有责怪之意,“小孩子快出生了,出门需要用,父母年纪大了……”我似乎可以找100个理由来做解释,但是心底的话似乎在告诉自己,这是自己有能力实现自己想法的明证,似乎在告诉自己,当年那个羡慕别人有带电风扇帽子的男孩子已经长大了,有能力改变自己的人生。

  昨天晚上,看着襁褓里的小朋友充满热情的吃着自己的手,我和爱人讲道:“从农村到城市,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,从我爸到我,用一代人的时间完成一个转变,不知道这个小家伙以后怎么样”,她倒是想的挺开的,“以前那样,你都能走出来,我们今天难道还不如以前么?你们公务员不是一直在学习新时代思想么?我们就是新时代到来的千千万万的见证者和奠基者之一”,又指了指小朋友,“至于他”,她语气轻快的说到:“那肯定是新时代的建设者啊,肯定比我们更幸福!就算他种田,农业税也没了,我们给他买个带电风扇的帽子还是没问题的!”

  (作者系民建武汉市硚口区开发区支部会员)